徐博士简介和事迹
联系我们
中外合资临沂益康有机农业科技园有限公司
电话/传 真:0539-8187178
手机:13905393379 张汉宝
地址:临沂高新技术开发区留学生创业园
邮箱:139053933@QQ.com
徐博士简介和事迹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记日本自然农发国际研究开发中心理事、副所长、首席研究员徐会连

日期:2014/1/7 16:40:21 点击: 标签:

      

      

        他是1982年全国唯一的作物生理学专业赴日留学生;
   他在东京大学读博期间发表SCI论文13篇,远远超过4篇的任务要求;
   他研究出有关植物抗旱生理机制的一套系统理论,在世界植物科学领域里独树一帜。

   时间:8月26日上午10点,地点:办公楼9楼会议室。情景:校园里瓢泼大雨,而室内是融融的夏末气息。
   见到徐会连研究员,这位大名鼎鼎的植物生物学家,并没有一副洋博士的派头。徐会连,现任日本自然农发国际研究开发中心理事、副所长、首席研究员。他衣着朴素,操一口原味的临沂苍山方言。开始采访,又觉得释然。他本就该是这样的,是我们提前预设的印象大惊小怪了,这是回家,是回到母校的徐会连,不是国际学术论坛上的徐会连。
   收集徐会连的个人资料很容易,作为国际知名的专家,很多网站都能够找到他的信息。他的经历是另人叹服的———他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从1978年进入我校学习并获得农学学士,而后中国农业大学出国研究生班,后入东京大学研究生院获作物生理学硕士、博士,又到日本化药精密化学品研究所及加拿大拉瓦尔大学粮农学院园艺研究中心做博士后研究。在徐会连这里,“十年寒窗”变成了一个渺小的数字。
鸡头还是凤尾?他选择作凤头
  在徐会连的经历里,考上中国农业大学的出国研究生班显然是浓墨重彩的一笔。1982年的中国只有几所重点大学才有硕士点,所以,面对研究生入学考试,大部分的同学是不作考虑的。徐会连要考硕士,他不仅考,还要考出国研究生班。有位老师担心地劝他“你就别想得太高了,先考个国内的研究生,以后再想办法出国,你直接报出国的,能行吗?”徐会连用成绩证明这是可行的。当时考研竞争相当激烈,出国研究生名额就更少了,国家外汇少,外派研究生专业不重复,一个专业就一个名额,他是作物生理学专业唯一被录取的。
   在中国农业大学学习半年后,他们进入大连外国语大学进行8个月的外语培训,当时各专业赴日学生共有165人。相关的奖学金规定是:按照培训结束的外语考试成绩决定奖学金类别,前35名拿日本政府提供的奖学金,每月18万日元;35名以后拿我国提供的奖学金。由于当时外汇比较缺乏,国家奖学金每月平均6万日元,也就说,前者奖学金是后者的3倍。徐会连又成功了,这次他考了第九名,拿日本政府奖学金,坐专机直送日本,这一批留学生在当时被称为贵族留学生。
   有今天这样巨大成绩的人,人们总是猜想他们是智商多么高超的人。而徐会连,宛如其他大学问者,对于天赋看得极淡,对于汗水却深信不移。他说,那一次外语考试,学理工科出身的成绩很多超过外语专业的学生。“这看似很怪,可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只要努力,一般人认为达不到的目标,你也一样能达到!关键就是努力!”
   讲起当时的情景,徐会连自豪地说,“莱农的高考研率,还有我的功劳呢!”徐会连考上了出国研究生,当时在莱农轰动一时,“周围的人一看,唉呦,他还真考上了,所以第二年的时候,报考研究生的人就多了,又考上一大批,从那以后我们莱阳农学院考研的就多了,考研率一直居高不下。”
一步步都是跳着很高的台阶上来
  刚到莱农学习的时候。他们说,你是农村过来的,怎么还会这么多英语?“这里有一个特殊条件……”然后他讲了一个宛如小说中的情节。
   徐会连的家乡临沂苍山县是比较贫困的地区,大片盐碱地只盛产贫瘠。“当时那个条件下,英语教学根本不受重视。再加上我上高中的学校不是重点,全校只有一个英语老师。但我们县有个朝鲜战场上做过翻译的退役老兵,是个老知识分子,他讲的一口标准的美国英语,我们那个英语老师讲的是英国英语。”这个退役老兵就成了徐会连的业余老师。徐会连说,那个年代是推荐上大学,他个人的情况决定了没有可能被推荐。所以学习真的只是出于喜欢,不管学什么都是一种爱好,高中毕业的路只有一条,就是回农村。高中毕业时候的徐会连英语已经很好,但回农村显然不是理想的出路。英语老师说,“你这样放弃了,挺可惜的,当然上大学是不可能了,但是学学也没有什么坏处,以后可能会用上。”英语老师送给徐会连的毕业礼物是英文版的《跟随毛主席长征》(On the Long March with Chairman Mao)和一本英语词典。这本小册子记述了很多红军长征过程中的小故事,作者是毛泽东的警卫员陈昌奉。老师送的礼物成了身在农村的徐会连的宝贝,闲暇时候就看那些耐人寻味的故事,看不懂就查查词典。77年改革后参加第一年高考,虽然最后没有走成,但是他的英语成绩全县第一。
   对英语的爱好只是徐会连求知欲的一个侧面,强烈的上进心把他一直送到东京大学。徐会连说,“我们这样经历的人,都是从开始就很不容易,非常不容易。从上大学、出国研究生,一步步都是跳着很高的台阶上来的。到了东京大学,真正的名牌大学,里面都是很厉害的人,所以你不使劲努力肯定不行。就想使劲学,恐怕落后了让人家笑话。”
做点像模像样的研究
  他话锋一转突然开始讲做研究,可以看出来这实在是个有计划性的人。最后谈做学问,显然是送给母校年轻教师们的免费经验。
   要做什么样的研究?他说“要做像模像样的研究,要做些水平比较高的研究。”徐会连讲起他自己的艰苦求学过程。
   在东京大学读博士的时候,徐会连所在的作物生理学专业很少有人三年按时拿到学位,而徐会连做到了,这在当时条件下是很不容易的。在拿到博士学位之前,徐会连已经登上过国际学术论坛进行演讲,并且毕业之前已经在SCI检索杂志上发表论文13篇。在加拿大拉瓦尔大学粮农学院园艺研究中心做博士后期间,校方要求发表SCI论文4篇,而拉瓦尔大学是一所法语大学,语言的差异更给徐会连无形的压力。徐会连说,“我就很有危机感啊,因为不可能要求四篇你就正好写出四篇,你写的不一定都能发表啊。”语言的问题也是他的博士后导师所担心的,从一开学导师就说“秋天的园艺学会,你能不能拿出一篇论文来?”最终,在园艺学会之前,徐会连拿给导师5篇。而这5篇,设计、实验方法确实都很新,获得了导师的赞扬。博士后研究工作结束的时候,徐会连的论文又是最多的,而徐会连也养成了多发论文的习惯。
   在加拿大潜心研究6年之后,徐会连又回到日本。说起多年来在日本的生活,徐会连说“日本这个国家,大家都知道,有人说歧视中国人。但是日本人有一点,绝对不歧视比他强的人。你要是比他强,相反他很崇拜你。”在外修学多年有所获,在日本的研究所里,他是可以当老师的了。研究所里有人写了英文的论文拿给他看,他就仔细改,告诉别人应该怎么写,哪些地方不合适,应该用什么词什么句法。徐会连说,“你给他指出来,他很佩服你,你就自然而然地站在老师的位置上了。”
   日本社会一向对大学毕业生有名牌情结,别人介绍徐会连,一说东京大学的博士,对方无论是谁,马上先鞠三个躬,然后再抬头说话。徐会连到哪里都是很受尊敬的,他说,“你要让人尊敬你,就一定要比人家强。多写论文、多参加国际学术会议。能讲英语就讲英语,英语不行就张贴发表。我现在也强调这一点,就是首先要把学术水平提得高高的。”
   他是从莱农起步的,历经多所名校,从1999年又回母校、兰州大学、甘肃农业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河海大学等大学担任客座教授。我们最后的问题是,“经历了这么多不同的大学,莱阳农学院给您的是什么?”“莱农的学风是最好的,最珍贵的,这是咱们学校最大的宝藏。”说这话的时候,徐会连的脸上是坦诚与感恩的交织。(摘自《莱农报》 作者:周维维)
 

本文网址: